(1)

  冬雷表哥撥了手機!!!!!!!!!!!!!
  我們發了瘋一樣去搶經理同事的手機!!!!!!!!!!!!!!!!!!
  經理同事死死護著手機,又不敢大聲喊,小聲叫,你們幹什麽???你們這群強盜!!老子扣你們工資!!田園犬你這個biao子,他們搶我手機,你摸我錢包幹什麽????!!!
  ~~~~~~~~~
  冬雷表哥在門那邊很大聲地喊,喂啊,#經理啊,是我啊,哈哈,我還沒說名字你就聽出來了啊!!!!!
  ~~~~~~~~~
  但是經理同事的手機壓根沒響,原來不是他,MD,害我們以爲他和清潔工搞婚外情!!!!
  ~~~~~~~~
  冬雷表哥打完電話,對那男的說,沒事了,人家讓你去他辦公室面試!!!
  他們就全被冬雷表哥拖出去吃夜宵了!!!!
  我們四個人大眼瞪小眼,雙腿松軟,坐倒在地上!!!!!!!!
  ~~~~~~~~~~~~~~~~
  後面進行的是
  黃金雙槍決戰房東
  (2)

  其實說句實話,這天晚上又發生了點事情,讓我有點沮喪!!!有點惆怅!!!有點生命無法承受之重!!!

  我送走了三個同事,自己泡了個面,早早上床睡覺,連碟子也沒看,大概到十點多,小夫妻倆就回來了!!!

  他們出乎意料地小聲說話,嘀咕嘀咕嘀咕嘀咕,我完全聽不清楚,我想既然不是吵架,我就不去挪挂曆了!!!

  後來女的還小聲抽泣,5啊5啊5啊5啊,男的也不打她,就5啊個沒完,我聽得很沮喪!!!!很惆怅!!!很無法承受之重!!!

  我覺得自己RP突然沒有了HP,居然不去看他們爲什麽嘀咕和5啊!!!

  在嘀咕嘀咕5啊5啊聲中,我就睡著了,在夢裏,他們不再嘀咕,不再5啊,從華山打到西伯利亞,後面還有很多菊花盛開!!!!

  ~~~~~~~~~~

  但是到了第二天,我的RP被嚴重刺激,連HP的上限也爆炸了,如果我也有一條血槽的話,頂上一定是象溫度計一樣,鼓起來一個球!!!!

  因爲我是被一個巨大的聲響搞起床的。

  我沖到陽台去看,樓底兩個老婦女下打成一團,修鞋子的老頭梗著喉嚨在罵,鴨勤醋德你昂驚之某歇!!!!鴨勤醋德你昂驚之某歇!!!!鴨勤醋德你昂驚之某歇!!!!

  我很抓狂,完全聽不懂他罵什麽,如果兩個人吵架,你聽不懂他在罵什麽?你會不會抓狂???!!

  ~~~~~~

  我很小心地挪開挂曆,看到女的不在,男的在奮力用熱水壺燙一件西裝樣子的衣服。

  我很小心地推門出去,說,哥們,問你個事情?

  他說,沒事,你問。

  我說,什麽叫作,鴨勤醋德你昂驚之某歇?????

  他思索了一會,說,可能是句罵人的話。

  我說,那罵的是什麽?

  他思索了一會,說,應該是,一拳杵得你眼睛直冒血。

  我恍然!!!我歎服!!!道了謝就回陽台看。

  ~~~~~~

  老頭罵,比又子剖孩休五買的老bi!!!

  我就聽懂了bi字,就又去問那男的。

  男的告訴我,應該是,biao子破鞋修你媽的老bi啊!!!

  他還解釋了一下,老bi是某地的特殊罵人方法。

  ~~~~~~~

  (3)

  我在陽台聽了半天,110來了,把鬥毆的老婦女,還有修鞋老頭帶走了,老頭一邊走一邊喊,夯五的納納,夯五的納納!!!!夯五的納納!!!!夯五的納納!!!!

  我飛奔過去問那男的,男的說,夯可能是錘的意思吧,應該是錘你的奶子的意思。

  我對他無比敬仰。

  陽台沒戲看了,我只好趴在床上,才九點,今天上午我不用上班的,要等下午2點直接去見客戶。

  那個男的敲了敲門,我趕緊開門,他說,對不起,房東什麽時候來?

  丁冬,門鈴響了,我說,夯他的納納,好象已經來了。

  ~~~~~~~~~

  (4)

  門一開(最近我在想,我租的房子這個門是不是時光通道啊,只要一打開,就有NB人物出現!!!!),我和緊張的夫妻之男同時被震撼了。

  ~~~~~~

  倆個老婦女押送著一名民警,站在我家門口。

  民警明顯是被壓迫過的,警帽都戴歪了,雙目呆滯。

  老婦女看見我們,口水沫子噌噌噌!!!

  我心裏就在AZAZAZAZAZA,用掃趟腿把她們掃出去!!!

  ~~~~~~~~

  根本不知道狀況,反正倆老婦女指我們罵,有時候還一副求證的樣子問民警:你說是不是??你說是不是???

  民警微弱地回答,是啊是啊!!!老婦女說,你看我說是吧!!!!

  問題是老婦女罵的全部聽不懂!!!!絕對方言,而且憑借我微弱的漢語知識,大概從音節和音律上判斷,可能是兩個種族的方言!!!!

  在這種時候,RP的HP毫無用武之地!!!

  ~~~~~~~~~~

  我無比敬仰夫妻之男的情況發生了,他滿臉凝重,腦子裏有克拉克拉克拉的聲音,象一部飛速運轉的電子計算器,我想以我對他的了解,他正在破譯!!!

  什麽印地安密碼學家,什麽《暗算》裏的天耳通啊,在這一刻,完全被夫妻之男的光輝籠罩!!!螢火之光安能與日月爭輝!!!!!

  ~~~~~~~

  在緊急時刻,我的RP的HP也開始變質!!根據達爾文的進化論,我必須符合生存的需要!!!于是,我決定,把RP的HP轉化爲MP!!!!!

  我問壓迫警,發生什麽事了?

  壓迫警說,她們在樓下打架,有人報警,我只不過是調解的。。。。。。

  我說,哪個狗日的報的警???!!!他不是陷害你嗎???!!!

  此刻,其中金牙老婦女罵:餓戳努個棍十棒,怒七包略了?????努哈嬸光冊個鈔票???!!

  我乘和壓迫警對話的空隙,問夫妻之男,這是什麽意思???

  夫妻之男說,我日你個王八蛋,你吃飽卵子了?你什麽時候出過錢???!!!這應該是蘇北的!!

  好樣的!!!果然是一條鐵骨铮铮的漢子!!!果然被你破譯了!!!

  我問壓迫警,那她們幹嗎到這裏來?

  壓迫警說,金牙老婦女是鞋匠之妻,說花帽老婦女修鞋子沒給錢,就打起來了。。。。。。

  我說,打就打啊,打得好啊,來我家幹嗎??

  壓迫警說,花帽老婦女說自己沒給錢,人家幫她給過了。。。。

  我說,你邏輯被狗吃了啊,她們來我家幹嗎???

  壓迫警說,花帽老婦女是房東的姐姐,過來收房租的,金牙老婦女就跟上來收鞋子錢!!!!!

  ~~~~~

  不就是錢嗎?我叫經理同事來扣你們工資!!!

  ~~~~~

  正當我和壓迫警對話,形勢發生了可怕的扭轉,花帽以及金牙老婦女,一起沖著夫妻之男罵!!!

  全部是南斯拉夫語言,完全聽不懂!!!

  我最佩服的事情再次發生,夫妻之男冷笑,說,鴨勤醋德你昂驚之某歇!!!!夯五的納納!!!!

  ~~~~~~~

  這就是厲害的地方,他能立刻聽懂,但是不能立刻學會,所以直接摘抄了幾句!!!

  ~~~~~~~

  老婦女齊齊一楞,說,你個diao人能不能說普通話??

  !!!

  !!!!!!!!!!!!!

  崩潰!!!!!

  夫妻之男說,你們要幹什麽?煩死了啊!!!

  花帽說,哎,問你要房租啊!!

  男:你又不是房東!

  花帽:我代他來收的。

  男:那你帶著他的身份證來。

  花帽:你小畜生嘴巴再凶,塞回bi裏面重新養好了。

  男:你bi是吸盤啊,有本事把宮頸膜吸到淋巴裏面去啊。

  我和壓迫警察互相看看。

  但是老婦女楞了下,說,什麽叫公磨???

  我腦子翁一聲,老婦女的知識水平和那男的不在同一水平線,這場仗怎麽打啊!!!
文章引用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aosell 的頭像
baosell

阿寶簡體書店

baosel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