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那男的也覺得沒意思,就說,我現在身上沒錢,你下午來吧。
  花帽說,下午來就有錢??!!
  那男的說,我趕者去上班,問單位同事借點給你。
  花帽說,你哪個單位的?
  那男的說,我還沒去,我怎麽知道是哪個單位???!!!
  ~~~~~~~
  冬雷表哥太不靠譜了啊,我真想把經理同事的電話號碼給他,讓他去面試好了 。
  ~~~~~~~
  花帽冷笑,一把揪住那男的衣領子,說,給錢,鬼信你。
  ~~~~~~
  我再次腦子翁一下,這個老婦女是肢體派的!!!剛剛就在樓下紅塵滾滾了好久!!!
  那男的發火了,也去救老婦女衣領,喊,你再瞎搞我報警了啊!!!
  報你MB,這不民警就在邊上嗎??!!!
  ~~~~~~
  樓梯下面一陣喧嘩,有爽朗的笑聲:妹子我馬上帶他過去,你放心好來!!!
  女聲:他那個人,小時候偷紅薯被野豬舔過的,你反正看著他!!!
  ~~~~~~~~
  我想,完鳥,冬雷表哥和夫妻之女回來了。
  (2)
  男的揪著老婦女領子,老婦女呱唧一聲就號啕了,沒有眼淚只有口水,幹癟的牙床TMD就象被人鴨勤醋過的!!
  老婦女號啕,還不停地跳著抖著,還很不小心用手指甲去刮男的臉,我看得那個寒!!但是男的沒有還手,他往樓道裏喊,你個小biao子,去養殖場人工受精啦??!!

  那女的沖上喊,你MB的,我看你媽也在那裏拿著根試管追一群鴨子哎!!

  那男的往下喊,你MB的,你是sin,鴨子是cos,你日一只鴨子,正好生出個tg出來啊!!!

  那女的沖上喊,你媽bi還生個log出來啊!!!

  困惑的老婦女不動了,和金牙老婦女一起看著那夫妻。。。。。

  那女的上樓,看見老婦女和男的糾纏,冷笑,狗日的,今天要磨ji吧啊,找了塊砂皮嘛~~~~

  那男的冷笑,老子用砂皮磨磨,正好抽你個bi臉。

  老婦女說,你們吵什麽啊,先給我錢,沒錢租。。。。。。

  她話還沒說完,那女的說,喲,砂皮是拿錢買的啊,你真是美斯特幫威啊,不日尋常bi。

  那男的說,砂皮怎麽了,人家有棱有角,不象你空穴來風,老子的蛋都能進去逛逛了,老子的蛋要是長個眼,那進去就能看見你屁眼啊!!!

  那女的發火了,說,你舔老太婆腳底板的啊,舌頭上長雞眼了啊??!!

  那男的發火了,說,老太婆怎麽了,老太婆胸部夠松弛,掄起來就是流星錘,掄死你個狗日的!!!

  ~~~~~~~~~~

  !!!

  流星錘!!!

  !!!

  我和壓迫警核子爆炸寒!!!

  ~~~~~~~~~~~~~

  老太婆顫抖著說,我下午叫房東來。。。來收錢。。。

  男的一把抓住她,說,急著走幹嗎,這小biao子有錢!!

  老太婆差點哭了,說,我早知道不上來了。。。。。。

  那女的說,喲,砂皮還有外賣,壁虎呢?壁虎有沒有來啊??!!

  (3)

  冬雷表哥說,走了?吃過沒有?吃飯啊,我請客!!!

  我心想,MB的八九點鍾吃個ji吧飯。

  ~~~~~~~~~

  這時候我忽略了一件事情!!!!

  我居然在這個房子裏,出現在冬雷表哥的面前!!!

  難道我的RP沒有保佑我嗎?我的RP出去野合了嗎???!!!

  ~~~~~~~~~~~

  冬雷表哥看見我,象印地安納瓊斯看見壁虎,一家人啊!!!

  他沖上來就說,哎呀哎呀,吃過沒有?吃飯啊,我請客!!

  我說吃過了吃過了。

  他說,那我們一起去公司吧,我正好要幫表弟在公司找個職位!!!

  我說,那你們先去吧,我一會就過去!!

  他說,一起去,我有車。

  MB的你還有車???!!!

  我說什麽車。

  他說,不是什麽好車,1000塊錢買的,快走快走!!

  我欲哭無淚,我不用去公司的呀,我下午直接見客戶的呀!!!

  ~~~~~~~~

  四個人一起坐在冬雷表哥的車上。

  98年的四手奧拓,頂沒有了,沒有牌照,前面貼了個春聯的橫幅,“春來心暖”,後面挂了個臉盆。

  冬雷表哥說,沒有牌照,只能走小路,大家抓牢椅背好不好??

  我cao你MB,哪裏來椅背????連頂都沒有,我只能伸手去抓前面的雨刷子!!!!

  (4)

  冬雷表哥說,要不我們先去吃個飯???

  我手裏咯一聲,活生生把雨刷子抓斷了!!!吃你媽bi飯!!吃你媽bi飯!!!

  ~~~~~~

  冬雷表哥在巷子裏飛竄,突然嘎吱停住了,我們停在一個黑漆漆的隧道門口,旁邊全是腳手架。

  冬雷表哥說,糟糕,完蛋了,MB的!!!

  我說,怎麽了!!!

  冬雷表哥說,MB的,我只帶了一個臉盆!!!

  我說,帶臉盆幹什麽?

  冬雷表哥說,這裏要穿過一個工地,上面老是掉磚頭石塊什麽的,我車子沒有頂,後來靈機一動,把盆子挂在車後面,路過這裏就把盆子頂在頭上,那個管用啊,比什麽狗日的安全帽好多了。

  我忍無可忍,啪地抽自己一個耳光,冬雷表哥驚叫,你幹什麽???我說,打蚊子。冬雷表哥說,我cao ,打蚊子也這麽響,做經理的材料啊!!!

  我說,只有一個盆子,你們去吧!!!

  冬雷表哥下車摘盆子過來,思考了一會,說,給你吧,我們拼了,我不信我們一家人運氣這麽不好,一天不戴就正好被砸。

  我說,不好不好,還是你們先去吧。。。。。。

  冬雷表哥說,那我們去吃飯!!!

  我咯的一下,雨刷子插進了手心,心裏狂喊,吃你媽bi飯!!吃你媽bi飯!!!

  我說,那,那還是不要吃飯了!!

  他把盆子遞給我,我拿著盆子,說,這盆子哪買的???牢不牢啊????!!!

  冬雷表哥說,買個ji吧,自己用的,當然牢了,洗了六年腳,從來沒有漏過水!!!

  ~~~~~~~~~~~~~~~~~~~~~

  這時候女的終于說話了,表哥,要不我們打車去吧!!

  男的冷笑,你有錢打車?你要不拿著腳盆去天橋假裝是衛星天線,賣個兩千塊回來吧???!!!
文章引用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aosell 的頭像
baosell

阿寶簡體書店

baosel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