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六六
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5-10-1
ISBN7208058229
字數:181000
印次:1
版次:1
紙張:膠版紙

內容提要
上海姑娘麗鵑嫁給了一個大學畢業後留在上海工作的東北小夥子亞平。亞平在丈母娘家的幫助下,在上海買了房子成了家。
亞平在父母來上海前是個上海標准的普通的丈夫,對老婆噓寒問暖,端茶倒水,小夫妻親密無間,恩愛無比。但婆婆到來後,溫馨的小家生活開始發生質變。婆婆傳統思想嚴重,希望以自己的生活方式去影響改造上海媳婦,這些思想與麗鵑現代的生活方式完全沖突,婆媳之間的矛盾與日俱增,摩擦不斷升級,倆人變得水火不融……

作者簡介
六六:繼張愛玲、虹影之後的第三代海外華裔女作家的代表者。小說集《王貴與安娜》備受贊譽,有評論稱其爲“從20歲到80歲都喜愛的作品”。《雙面膠》是六六又一部家庭生活的白描作品。

編輯推薦
你不看這本書沒關系,但是你的同事看了,你的朋友看了,你的戀人看了,他們說著“雙面膠雙面膠”,抹抹眼淚又笑了,你受得了嗎?
——丟尖以大手筆寫小市民,把上海的庸常生活表現得活色生香,六六似乎是當下第一人。不必和張愛玲比,更不必和虹影比,好作家無須比擬。
——小寶

六六沒有去追趕時髦,或是像一些美女作家那樣,去顛覆傳統,張揚肉體感官的體驗,而是以其清麗又細膩的筆觸,在日漸喧囂浮躁的生活中,幽默輕松,又不乏靈動聰慧地給大家講著常常會被人們忽視了的老百姓自己的故事。其實,這遠比刻意雕琢,存心賣弄,更叫人感到真實可信,感到親切可愛,進而會讓人感動。
——陳桂棣

在亞平眼裏,老婆是和自己一體的,是自己一丈之內可以管轄的範圍,是可以商量統戰的對象;而對娘,你永遠只能俯首帖耳、低眉順眼。有些話,他明知道老太太說得肯定不合媳婦的心,可他不能跟媽說:“你再胡說八道我叫你好看!”這種發狠的怒氣,這種帶著隱隱威脅的話,只能對與自己同榻纏綿,也許以後要相伴終身的老婆說。這裏有個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古訓,對老婆、兩個人是平等的,而對母親,你只能是謙卑的感恩的依順。和母親,你沒道理可言。

世界上最苦的差事,莫過于身兼數職,你可以是好丈夫,也可以是個好兒子,但你不可以是好丈夫和好兒子。
——摘自本書

 

書摘與插圖

一、公婆來了

胡麗鵑的網名叫“給點陽光就燦爛”。她很愛笑,笑起來連粉紅的牙龈都會很敞亮很放松地鑽出她薄薄的嘴唇,連同有點暗黃的四環素牙一起暴露于人眼前。她笑,是因爲每天值得高興的事情太多了。比方說,上個月下了場春雨,地面濕答答的,隔著冰冷的公路她都能看見下面睡了一年的草秧子蠢蠢欲動;再比方說,下個星期報社的食堂整修後重新開張,雖然味道有可能一如既往地差,換了裝潢不換師傅,換了湯,沒換藥,但畢竟,不用長途跋涉5裏地去找個幹淨的面攤兒,這就蠻開心的了。

胡麗鵑的好心情,驟然轉陰。自打婆婆公公來了以後,那就像是陽光下的一片烏雲,不大不小,不多不少,就這麽可可好擋住了太陽一樣地陰。而這片雲,恰巧擋住了所有的燦爛。

同事下班前背著包,鎖著抽屜,拿著手機約飯局,撥號等話的工夫,沖麗鵑說:“羨慕啊!回家吃現成的了!拜拜!”麗鵑咧咧嘴,看不出是愁是樂地說:“拜拜。”

婆婆公公來以前,丈夫亞平也算是預先通知過麗鵑。亞平說:“爸媽想過來看看,上次我說我們工作太忙,一天都吃不上一頓囫囵飯,爸媽也過來幫我們點兒忙。這新房子,從他們支援了首期以後,還沒來看過呢!”麗鵑高興地說:“好啊好啊!來吧來吧,家裏有人看門,上班都放心些。你就說歡迎!”

亞平說:“我就知道你好。早就跟他們說了,麗鵑都盼他們來呢!這不,他們明天下午就到了。”“啊?……!你這算什麽啊?我歡迎是我自己的話,幹嗎要你代表?你代表以前總要知會我一下吧!”麗鵑突然覺得自己的熱情似乎有點自作多情,其實,無論歡不歡迎,人家想來就能來,想走就會走。人家父母爲首期這15萬慷慨捐贈了兩萬,自然就有了兩萬的權利。

這權利若單看成是兩萬,不多,可這兩萬是首付的一部分,加上全部貸款,那就是50萬,50萬,若少了那兩萬,自己的房子就只能買43萬的,若只能買43萬的,就不能挑現在這個東頭六複七樓的大房子,而只能住在西頭的二樓。這兩萬塊錢,支援的是多麽的及時,多麽的有遠見,多麽的遠水解決了近渴,哪怕再差半年,世博會召開地址選定以後買,這套房子就不是50萬了,而是100萬!所以,這兩萬塊,對于麗鵑的新家來說,它不僅僅是兩萬塊,從經濟學的角度講,這是以小博大,50萬甚至更多;從曆史學的角度講,這是轉折點,在關鍵戰役中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從力學的角度講,這是四兩撥千斤;從感情的角度講,這是一輩子的感恩,這個意義太大了!

這當然不是麗鵑的想法。麗鵑以爲,兩萬就是兩萬,他們決定要買房子,而他父母答應贊助兩萬,她很感激,也打算以後加了利息還。不過,從他們買了房子,到馬不停蹄地裝修,跑得斷了腿,爬樓速度趕上猴子上樹,倆人體重總共降了8公斤,一直到入住的這一年半內,麗鵑最常聽到亞平在電話裏說的話就是:“房子就算是股份公司吧!你們二老也是最初的大股東啦!等我們一弄好你們就過來玩兒吧!想住到啥時候就住到啥時候,這原本就是你們的家,有這兩萬塊錢,客廳的地都鋪滿啦!要是沒你們這兩萬,那我們可就……”

以後麗鵑發現,電話的邀請內容大致不變,變的則是“家裏的電線鋪鋪也要兩萬呢!”“家裏的燈具潔具裝裝也要兩萬呢!”“家裏的廚房櫃子一組也要兩萬呢!”“家裏的牆粉粉也要兩萬呢!”等等等等。然後,估計電話對面的二老就咧著嘴高興地幻想麗鵑的家裏,燈也是他們買的,地也是他們買的,門也是他們買的,家具也是他們買的,連油漆釘子把手鏡子沙發靠墊兒,反正湊起來只要能以兩萬作爲單位的東西,都是二老掏的錢。麗鵑每次聽亞平跟他母親絮話時候的謙和與耐心,就忍不住環顧四周由兩萬拼湊起的華麗,越住越覺得愧疚,平生出一種心虛的感覺,麗鵑打心底懷疑——這家,有一根線,一塊磚頭,是我自己省出來的嗎?

而且亞平還不斷以興奮的口氣追蹤報道最新房價:“我們對面那套庫存房,當時沒人選的,上周賣啦!就那,都要60多萬!才80多平方!”“隔三條橫馬路那片荒地也開發小區啦!地段還差些!都屬于南彙縣的地了,居然也敢要7000塊一個平方!”麗鵑聽多了,都知道下面公婆要答的話了:“幸虧當時我們當機立斷湊了兩萬啊!你看看!你看看!好家夥!”

亞平的父母顯然擁有不是商量,而是通知,不是提前通知,而是臨時抽檢的權利,隨時光顧他們兒子的家。從東北那迢迢千裏之外,雄赳赳氣昂昂地跨過牡丹江,越過長城那道關,再渡過黃河,趟過零度等溫線,直奔長江盡頭的上海。

也就是說,在麗鵑撅著腚,四月乍寒的天氣裏,穿條棉毛褲渾身大汗地收拾兩層樓的半夜裏,她的公公婆婆已經跋涉了整整兩天的旅途,第二天下午時分就要駕臨了!

“明天咱們一起去火車站接。”亞平一邊擦冰箱,收拾裏面的陳年老貨,諸如放了一冬的皺皮蘋果,已經幹巴了的芹菜,過期的豆奶,一邊跟麗鵑商量。半夜一點半了,倆人還在搞大掃除,用亞平的話說,他媽眼裏揉不得沙子,于是,麗鵑只好手裏揉著抹布。麗鵑跟亞平的打算是,先把家裏大差不差地總體收拾一遍,讓老人有種一進門四下光鮮的感覺就成。

……

顧客評論

2007-4-28 11:40:34
這本書很吸引人,我一口氣看完的.通過婆媳互換的心裏對話來诠釋主題.很不錯

2007-4-26 13:22:32
這本書很吸引人,也很貼近現實,結局也出乎意料,我是一口氣看完的。

2007-4-20 21:15:42
看了兩三遍,總覺得與現實生活絲絲入扣,結果雖然不同,但事情發展的心理曆程驚人的相似,此書買點是作者抓住人的心理,圍繞人的心理發展.可以說是一本發人深思的書.

阿寶價:154    宅配:100


檢視我的拍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aosell 的頭像
baosell

阿寶簡體書店

baosel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